请勿站外转载,米英,维勇,全职杂食

精分的维克多(ABO)

 医生*律师(老夫夫婚后)ooc严重

 

01

结了婚的男人总是会变得越来越不像原来的自己。

 

维克多发誓,他真的只是想要发*泄一下而已。

 

从昨夜醉酒到现在,也仅仅过了不到10小时,身边的勇利早已送了伊利亚上去学。床头放着一张字条,向维克多说明他的去向。

 

不过维克多细心地发现这张字条用力之重,无时无刻的表达着书写者的怒气。

 

好吧,他承认,他这次真的惹勇利生气了。可是他也很无辜呀!

 

想想看,你的伴侣当着你的面毫不掩饰的表达对另一个男人的欣赏,你要是还能保持平静,你算什么男人啊?

 

于是可怜的尼基福罗夫医生在下班后精神恍惚的去酒吧买醉,直到凌晨才被着急的勇利拖回家里。

 

体贴的勇利已经替他请好假,维克多起床后从药箱中翻出一片解酒药吞下,没过多久又昏昏沉沉的睡过去了。

 

 

 

下午,勇利的怒气差不多已经消了大半。由于担心家中那个不消停的惹祸精,还是提前收拾了东西匆匆往回赶。

 

然而,当他从电梯里挤出来,那个人“闪亮风骚”的身影几乎晃花了他的眼。话说这个穿着昂贵定制西装,头发被仔细梳起,皮鞋锃亮,带着金丝(平光?)眼睛的优雅绅士究竟是哪位?

 

这可把勇利吓了一跳,他印象中,除了工作时间维克多可绝对不是这样。尤其是婚后这几年,越发活回去了,简直是一个老小孩。过去小时候还一本正经的端着哥哥的架子,可是骨子里的躁动因子是根本改不掉的。

 

只是眼前这个家伙伪装的太好了,完全就是变了一个人一样,从容优雅的气质一下子戳中了他的迷之萌点。

 

这回连一向精明的律师也有点摸不准到底怎么回事了,只好暂时按兵不动,默默地观察起来,试图尽快戳穿面前这位先生的面皮。

 

天哪,这么一本正经的维克多他真的招架不住啊!

 

02

一连3天,维克多都维持着这种微妙的气质。

 

如果说在外面只是为了面子之类的,那在家里也对他客客气气的绅士模样真的让勇利有些抓狂了。这着实太不对劲儿了。

 

例如:

 

“勇利也累了吧,早些休息,我去洗澡了。”

 

“今天伊利亚的功课我来看吧。”

 

“请坐,勇利,你看看晚餐是否满意,如果有其他想吃的东西,我立刻去做。”

 

等等。

 

这不对!!实在是离奇的超过了他的认知!!

 

努力压下心中的不安,勇利一把将汤勺拍在桌上,“我什么也不想吃,我想吃你,行吗?”

 

对面的男人愣了愣神,随即微微一笑,“如你所愿,亲爱的。”

 

 

 

勇利心中的恐惧感终于在一场诡异的亲热中达到了最高点。

 

他发现,即使在情*事正酣时,维克多的眼睛里也平静地可怕。这让他怀疑自己在他的心里是否已经失去了魅力。

 

在种种低迷的情绪支配下,勇利做了和维克多几天前一样的事:酒吧买醉。

 

“尤里奥,你说说,维克多是不是已经厌倦我了?”

 

“你那只眼睛看出来他厌倦你了?!他恨不得天天把你拴在他的裤腰带上!”尤里不屑的说到。

 

可惜,这话并没有起到安慰的作用,勇利更加沮丧,“可是最近,他对我特别的礼貌,就好像我是一个外人一样,你知道的,他在医院工作的时候一向如此。”他的声音带着隐隐的哭腔,“就好像我只是他的普通病患!”

 

尤里有些无言以对,他不知道怎么劝说这个自信心不足的已婚男人,可是他真的好想回家啊!奥塔别克都打了十多个电话催他了!

 

时间很快过了12点,勇利被来接尤里的奥塔别克送回了家。

 

家中一片黑暗,维克多已经睡了,他根本没有等他。

 

 

03

 

半夜,维克多迷迷糊糊的醒来,身边的位置空无一人。

 

他一下子惊起,简单的穿了衣服便冲出了卧室。客厅里隐隐约约传来哭泣的声音,是他一直呵护在手心的人——他的宝贝勇利。

 

他一下子冲到勇利身边,把他抱在怀里,心疼的抚摸着他的后背替他顺气:“怎么啦?勇利,谁欺负你了?”

 

“维克多.尼基福罗夫,你已经不爱我了对不对?”黑发的男人哭到言语都颤抖了,却还是咬着牙一下下的打着维克多的胸膛,不住的掉眼泪。

 

“我没......”

 

“不要说了!”勇利终于停止了捶打,紧紧地抓住眼前人的衣襟,“不要说了好不好?就算是为了孩子也好,不要离开我的身边啊!”

 

“好好好,你说什么都对。现在已经很晚了,我们先去休息好吗?有什么不开心的事的话,我们明天再解决吧。”

 

听到维克多和从前一样的声音,勇利奇异般的安静了下来,乖乖的把头埋在Alpha的肩窝里,任他将他抱入卧室,像哄孩子一样搂着他入睡。

 

 

次日清晨,勇利是在维克多的怀中醒来。

 

自从那天维克多突然奇怪后,每天都是他独自起床洗漱。如今却好像一切恢复了正常一样,和从前那些黏黏糊糊的日子没什么两样。

 

 

他静静的注视着维克多的睡颜,纤细的手指轻轻滑过那人的线条锋利的脸颊和高挺的鼻子,最后停留在柔软的嘴唇。

 

勇利心下一软,突然张嘴含住了那片熟悉的薄唇上。

 

混合着温暖气息的优美唇形,让勇利十分的着迷。他浑身燥热,心痒难耐,嘴上越发没有轻重。而在这种暧昧的氛围中,维克多终于被吻醒了。

 

清晨的维克多还被睡意包围,眼神有些迷茫。待他看清勇利红肿的双眼时立刻想起来了一切,严重的担忧与心疼再也压不住,一股脑的倾泻出来。

 

敏感的勇利怎么会发现不了维克多的变化呢?不过还是有太多的问题亟待解决,绝不能让他糊弄过去!

 

“维恰,你这几天到底是怎么了?”勇利的声音满是担忧,“这一点都不像你。”

 

“......”维克多有些无法开口,但是坦白从宽抗拒从严到底是真理,再三思量后,还是决定和盘托出。

 

“前几日我们一起出去吃饭,遇见了尤里他们,你还记得吗?”

 

“记得是记得,可这两者之间并没有什么关系啊?”勇利不解的问道。

 

“怎么没有关系?!”维克多冰蓝色的眼睛里都是被遗弃般的委屈,“那天吃过饭后,你就总是提到奥塔别克,说他深沉内敛特别的让人有安全感。那你言下之意不就是觉得我太轻浮,太不正经嘛!”

 

勇利讪笑两声,“别说的就好像你不轻浮一样。”

 

“那不叫轻浮,那是我爱你的表现!你什么时候见我对其他人这样过了?”

 

“你这说的倒是让我无法反驳。”勇利戳戳维克多的发旋,后者立刻抓住他的手,放在脸上磨搓。

 

“之后我就去酒吧喝了酒,本来也没什么的,但是后来吃了一片醒酒药后,不知道为什么我就变成那样了。哦,对了晚上过了2点后我就会变回来的,所以早上必须早起再去吃药......”

 

勇利忽然明白了自己这几天所受的委屈全部来自于这个男人不可名状的嫉妒心,不禁有些汗颜,“接着说。”

 

“嗯......然后啦,就是第一天嘛,你好像表现的很喜欢那样的,所以我就一直这样吃了......”

 

“所以说,为什么要接着吃?这么喜欢精分的生活吗?”

 

维克多的脸上是明显的憋屈,“还不是因为你好像喜欢那种男人.....”

 

听到这儿,勇利反倒觉得眼前这个人似乎受的委屈更多,他用力的将他扑倒在床上,抵着他的额头,如释重负的笑了出来。

 

“傻子.....”

 

 

04

 

尼基福罗夫先生们终于解开了误会和好如初,又过上了没羞没臊的生活。

 

不过经此一事,勇利发现逗弄吃醋的维克多特别的有趣。

 

被爱人三番五次的戏弄后,这个总喜欢让人吃惊的男人偷偷摸摸的爱上了各种角色扮演play,以此让勇利体验他不同的魅力。用维克多本人的话来说:“我一定要完美的让勇利再也没有时间想别的男人!”

 

如此雄心壮志的样子,勇利还真不好阻止他。

 

可是好景不长,眼见着打败了所有的成年男子(?),转眼间又败给了自己的儿子。

 

气急败坏的维克多终于忍无可忍的从用里怀中夺出伊利亚,将他带到婴儿房哄他睡觉。又沐浴更衣风情万种的出现在哭笑不得的勇利面前:“我好生气哦,勇利~”

 

勇利无奈的安抚他,:“你又想怎样?”

 

“也不怎么样~”维克多故作可怜状,“上次勇利可是说了什么”看在孩子的份上不要离开我”这种话,所以为了让勇利安心,我们再来生个孩子吧☆”

 

紧接着,勇利还来不及反驳,就被强行*#@……&*了。

 

所以说不要轻易地挑衅嫉妒心旺盛的男人啊,维克多一边品尝着美味的勇利小可爱,一遍得意的想。


勇利.尼基福罗夫,26岁,年纪轻轻的就通过了一个俄罗斯老流氓体会了人生的真♂谛......


评论(3)
热度(488)

© 十一菊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