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勿站外转载,米英,维勇,全职杂食

暴躁的维克多(ABO)

    医生&律师

 

  01

    维克多.尼基福罗夫很喜欢喝酒但几乎很少吃肉。

    这大概和他的职业有关,毕竟一位整日与各种肉体打交道的外科医生是不会想在下班后继续接触这种本质类似的东西的。

    如此种种的行径,竟让他看起来像一个禁欲的苦行僧。

 

    然而世事总是难料,这一切都是别人的错觉。真实的尼基福罗夫医生正是人们口中花花公子,坚定地不娶还撩奉行者。

 

    就在大家都以为他就要这么游戏人间孤独终老的时候,他又出人意料的老实了下来。

    这下人们心中炸开了花,纷纷猜测他是不是恋爱了,又被自己的恋人管的严,成为了“正直严肃”的顾家老男人。

 

    但是一向潇洒自由的尼基福罗夫医生才不管别人怎么议论他呢,现在的他一下班就想往家跑,俨然成为了恋家一族。理由其实再简单正常不过——他的小天使终于学成回国了!!

 

 

    胜生勇利今年23岁,今年从哈弗的法学院毕业,准备回到俄罗斯。

    自他在这个寒冷的国家出生起,除了此番求学外从来都没有离开过圣彼得堡,离开过维克多的身边。终于得以回家,也缓解了他四年来对家人无尽的思念。

 

    勇利早已是尼基福罗夫家的一份子,二十多年过去后,对于亲生父母的印象早已十分模糊,一些他们曾经的音容笑貌也是通过尼基福罗夫家的相册里和老尼基福罗夫先生的描述中得知。不过这些对勇利来说都不太重要,现在拥有的一切让他无比满足。尤其是年长他四岁的兄长维克多,就像是北极冰原上的纯净的天空,成为了勇利童年生活中极为绚烂的一笔。

 

    每每想到马上又可以陪在温柔又优秀的维克多身边,勇利的心中就会泛出无限柔情。

 

    只是勇利一直没有想到,这样的维克多却对胜生勇利的某一反面特别的不满,这种不满让他内心深处有一种不能言喻的暴躁。以至于在勇利念大学的四年,让他完全变成变成了一个充斥着不安分气息的表面轻浮的人。

 

    “镇静,维恰。”在听说儿子的苦恼之处后,年长的男人淡定的安抚道。“勇利不会永远把你当成哥哥的。”

 

    年轻的维克多却没有得到安慰,他轻蔑的自嘲,“是啊,他当然不是我的弟弟,您瞧,他连尼基福罗夫的姓氏都没有冠上!”

 

    “所以啦,可爱的维恰,这不就要指望你了?要是能标记勇利,他不就顺其自然的姓尼基福罗夫了嘛。还是说,你宁可以弟弟的身份让他跟着你姓?”男子的微笑中透露着年龄带来的智慧与狡黠。

 

 

 

02

    胜生勇利凭借自己出众的实力在当地一家颇有名望的律师事务所里找到一份工作。原本一切都很顺利,但是却卡在了住处上。

    勇利坚持认为自己已经长大了,不能再依赖养父母,想要自己搬出去,而养母则不放心他独自一人,说什么都要他留在家里。

 

    维克多看着僵持不下的两人,提出了一个折中的主意,让勇利和已经出来单住的自己一起生活。

    这个提议着实不错,胜生勇利欣然同意。

 

    维克多的算盘打得啪啪响,盘算着就这样一步一步,让勇利慢慢的体会自己作为一个成熟Alpha的魅力。因此,在这之前,绝不能让勇利落入其他饿狼的手中。

 

 

    勇利生日的前一天,维克多刚好值了夜班。幸运的是,当晚并没有发生什么需要维克多亲自操持的紧急事态,于是他安稳的睡了一觉,以至于他下了班后既精神充沛,又无所事事。给勇利的礼物一早就准备好,并不需要担心。想着作为勇利最亲近的人,竟然还没有看过他工作的样子,便想要借着这个机会去亲眼瞧瞧勇利这四年中到底学会了什么。

 

    关于勇利最近一直在处理的财产分割案今天就要开庭。

 

    胜生勇利自己也很中意这个日子,等到下来法庭就能彻底和这个难缠的案子说再见了,如果没有特殊情况,自己还能够早点回家和维克多一起庆祝生日,实在是很美妙。

 

    不过,维克多的出现并不在勇利的意料之内,他甚至从头到尾都没有发现维克多出现在旁听席。依旧在庭上言之凿凿,语言犀利,咄咄逼人。言语间从容自若,神采飞扬的大眼睛让维克多根本移不开眼。

 

    维克多不得不承认,胜生勇利的变化让他有些吃惊。毕竟印象中的他温柔腼腆,说几句话就要脸红。

 

    即使在家,勇利也是温和柔善,扑闪着无辜的大眼睛,让人联想不到他工作时的样子。

 

    想到这里,维克多不禁有一些恼怒。

 

    看来自己错过的太多了,勇利还有很多自己完全不了解的地方。同时他又有些担忧,这样的勇利让他感觉已经不在自己的掌握之中。

 

    趁着勇利还在法院处理后续事宜,维克多飞快的回到了他们的家中,翻出了一早准备好的礼物。

 

    刚刚,就在刚刚,那种失控的感觉疯狂的掀起了维克多的占有欲,让他快要发疯,恨不得当场标记了胜生勇利。

 

    但是不行!这样会吓坏勇利导致自己前功尽弃。稍稍冷静下来的男人想到。

 

    不过,他必须收一点利息,即使知道这样的行为无异于痴汉,可是异样的满足感还是让他这样做了——他缓缓拿出整套西服中的衬衫,脱下自己的衣服,穿上了那件衬衫,让自己的信息素沾满了整件衣服。接着他又吻遍了这间衬衣的每一寸布料,幻想着他的吻落在胜生勇利的胸膛上。

 

    不知道他会不会被我的味道撩到发情呢?维克多恶意的揣测着。

 

 

 

03

 

    维克多的挫败感从勇利的生日起一直维持到了现在。

 

    他自己的生日近在眼前,可他却无心庆祝。

 

    那日勇利收到了西装后当场表示想要试穿,维克多求之不得,想要立刻看到勇利被自己的信息素撩到失去理智。

 

    不过,他还是失算了,勇利穿着那件衣服,脸颊微红,轻轻地笑了起来,“哥哥的味道,真是让人感到安全无比呢~”

 

    就只一句,就让维克多所有的旖旎念头消了下去,失落的堆起了一个难看的笑脸,祝贺勇利生日快乐。

 

    勇利红着脸谢过他的祝福,去浴室洗了个澡,出来时又是平时的样子。

 

    接着,他们吃了饭,一起散步和看电视,然后像往常一样互道晚安,各自入睡。

 

    一切都没有丝毫变化,即使勇利第二天就穿上了那件衬衫,维克多却再也没有丝毫满足感。这种束手无策的感觉真的太让他挫败了。

 

    当晚,下了班的维克多被胜生勇利的一通电话叫到离家不远的一个精致的酒吧中。等他到达的时候,他可爱的小天使已经双颊通红,眼神迷茫,一副喝多了的样子。

 

    此时的他有些信息素泛滥,是维克多钟爱的伏特加的味道。

 

    周围已经有不少人蠢蠢欲动,但是多亏了他的Beta好友披集和Alpha同事克里斯才免遭毒手。

 

    勇利很快看见了门口的维克多,笑着挥手让他过来。

 

    也许是维克多的气势太过凌厉,周围无关的人员纷纷退散。小天使一下子扑到了维克多的怀里,像八爪鱼似的搂住他。

 

    “维恰~”他的小嘴扯出撒娇似的语气,“来和我跳舞吧,如果这次斗舞我赢了的话就成为我的人吧!Be my husband,!维恰~”

 

    维克多.尼基福罗夫或许遇到了他28年人生中最大的劫数,他的心中充满了狂喜之情,让他几乎不能言语。

 

    勇利是认真的吗?还是他喝醉后的胡话?

 

    算了!多想无益,这一切都是胜生勇利咎由自取,等他标记了他,就容不得他再后悔了。

 

    “朱拉暖先生,”维克多喊住了一脸兴奋的披集,“麻烦您录个像,免得勇利这孩子之后赖账。”

 

    “哈哈,放心,尼基福罗夫先生,十分钟前我就开始录啦!”

 

    维克多满意的点点头,带着他的小天使进了舞池,从温柔缠绵的华尔兹一路跳到了热情奔放的探戈舞。

 

    最后,维克多故意以“体力不支”为由,输了比赛。获胜的勇利得意洋洋,搂着维克多的脖子,几乎挂在他身上,眼神逐渐清明。

 

    “亲爱的维恰,我受够了再喊你哥哥,真是受够了。”

 

    “哦~可是你最近明明喊的很开心嘛。”提到这点,维克多就满肚子怨念。

 

    “不不,我只是想要试探试探你,而现在结果已经了然了。”

 

    维克多惊喜的笑了,胜生勇利总是这么的出乎他的意料,“你得出什么结论?”

 

    “你是个值得我托付一生的人,”勇利缓缓说道,“我爱你,亲爱的,爱到想要给你生个孩子~”

 

    维克多危险的眼神恨不得一口将胜生勇利吞吃入腹,他猛地吻上勇利的嘴唇,而后者色*情的回应着他。

 

    不知过了多久两人才气喘吁吁的分开,维克多的拇指轻柔按压着勇利湿润的嘴唇,“看来你在美国学会了很多东西呀。”

 

    “确实是这样,”勇利的笑容就像是蛊惑人心的毒药,“尤其是大胆和热情!”

 

04

 

    清晨,维克多在一阵浓郁的伏特加味中醒来,如果不是怀中温暖的身体,他几乎要认为这是一场美好的春梦。

 

    他抬起右手想要抚摸爱人柔软的脸颊,却发现无名指上多了一枚金色的戒指。而对方的右手上佩戴着这枚戒指的同款。

 

    看来我收到了世界上最好的生日礼物,维克多幸福的想着。

 

 

 

    最后,维克多还是如愿以偿的让勇利姓了尼基福罗夫,真是可喜可贺。

 

    不仅如此,在他们的第一个孩子伊利亚.维克洛维奇.尼基福罗夫出生的时候。这个刚刚晋级为愚蠢爸爸的老男人还是一瞬间红了眼眶。

 

    他满怀欣慰的想:有了勇利的优良基因,他们的儿子大概永远不会有秃头的困扰了吧!

 

 

Fin

最近迷上了不娶还撩的女王勇利,看见维克秃吃瘪好爽哦,小甜饼一块♡

评论(20)
热度(667)

© 十一菊 | Powered by LOFTER